• +1-200-196-348-24

  • 272 California, USA

  • Mon - Sat: 8.00 - 18.00

当下的国际体育圈早就烂透了

虽然孙杨仍可在30天内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上诉,但鉴于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撤销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裁决的先例十分罕见,所以

这样的裁决对任何运动员来说都将是致命的打击,因为这几乎等同于运动员生涯被葬送了。

但我不想妄议孙杨是否真的有使用违禁药品,因为就目前所能了解的确切信息,是否用药是一回事,是否尊重WADA药检规则是另一回事,鉴于双方的诉求完全不同,无法交流的窘境其实也在意料之中。

不过透过这件事,我想起了这部曾轰动一时的神片,也就是获得了第90届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的《伊卡洛斯》,这片子虽然质量不错,但碍于题材,它在豆瓣上的标记量也着实不高。

所以如果你对国际运动员使用“违禁药品”的现状很感兴趣,那这部片子简直再适合不过了,但如果没什么兴趣,也可以看《伊卡洛斯》,因为它本身故事节奏和戏剧性俱佳,细节丰沛,能把复杂的事情剥茧抽丝,观感酣畅淋漓。

故事可算是意外开始的,影片的前半个小时完全就是导演布莱恩·佛格尔(Bryan Fogel)的个人vlog,他是一名业余自行车运动员,为了在环法自行车赛上取得更好的成绩,计划服用违禁药品并尝试逃避审查机制。

这个计划让他顺利对接到了格里戈里·罗琴科夫,也就是俄罗斯奥林匹克运动员抗实验室的负责人。

所以这个开头就足够荒诞了,一个WADA实验室主任,一个在索契冬奥会主持所有药检的人,正在帮助一名业余美国运动员使用违禁药品。

布莱恩·佛格尔使用的是睾酮加上人类生长激素,其实违禁药品并不等同于我们经验里的嗑药行为,有时候运动员们吃错了东西,药检都会显示超标,而佛格尔被建议的方法非常规律,只需隔日注射40mg,各项体能指标都会逐步增长,运动员就像在脱胎换骨。

前半个小时,主角还是导演本人,他参加了比赛,却也没能获得更好的成绩,毕竟天赋和年龄的差距,仅靠是无法追赶的,他承认哪怕是21岁的自己在使用这些,可能还是与环法冠军无缘。

然而事发突然,2014年德国电视台ARD的一部纪录片彻底引爆了禁药丑闻,随后WADA组建了三人独立调查委员会展开调查,而这桩案件的主要调查对象格里戈里摇身一变,成了本片的主角。

接下来,这部纪录片进入了模式,直入正题,清晰简洁,完全是小说化的呈现形式。

此外,这还是一个大型甩锅现场,其实俄罗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让运动员使用禁药,只是这口大锅是在格里戈里的曝光下才真的飞了起来。

他本身就是一名出色的运动员,在他的运动员生涯里,“使用禁药”就是一门基本常识,与他同期的很多运动员,去年还默默无闻,隔年就肌肉发达,所以他不仅使用违禁药品,还是他妈妈亲自帮他注射所有药剂。

在2008年之前,中国是同化类固醇的最大生产国,由于有着良好的品质保障,这些药品被源源不断地送往美国和欧洲,被无数运动员购买并使用。

转折就出现在2008年,奥委会主席雅克·罗格提醒中国政府,身为奥运会举办国,是不能纵容生产大量类固醇产品的,于是中国政府叫停了所有相关工厂,而此前负责购买违禁药品的波杜加罗夫被彻底切断了药源。

这一转折也造就了格里戈里职业生涯的第一个高峰,由他为实验室提供的检测仪,要比过去更加精准,而且只有他知晓一条获取“无杂质禁药”的渠道,此后他顶替了波杜加罗夫的职位,成为这一链条的新垄断者。

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俄罗斯总共拿到了73面奖牌,而其中有30项是由使用过违禁药品的运动员获得的。而在伦敦奥运会,数目更多。

这些赢得奖牌的运动员大都使用了特殊疗程,而这些疗程的费用均由俄罗斯政府赞助。

因为权力相争,格里戈里被波杜加罗夫陷害入狱,他曾在狱中试图自杀,最后又被抢救了回来。

可能是格里戈里实在太“有用“了,而且那时政府内部再也没能找出替代他的人选,所以他在精神病院仍在为国家工作,他远程操控俄罗斯代表队在北京奥运会上的用药,战绩非常不错。

2012年,奥委会邀请他担任伦敦奥运会的主任,而且只点名他去,这个邀请救了格里戈里,他的案子被立即撤销。

这个“主任”职务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拥有此身份便意味着掌握了一手资料,这些资料是打造“运动员使用违禁药程序”的地基,所以他的根本目的,就是帮助俄罗斯运动员暗度陈仓。

至此,一个俄罗斯套娃般的权力关系浮出水面,格里戈里自然无法脱责,但他绝不是唯一的主谋。

每一个权力圈层都是传话人和帮凶,只是一旦东窗事发,俄罗斯政府的解决方式是简单粗暴的,那就是在其中一环找到替罪羊,然后亲自斩除这一环。

就在他成功逃到美国之后,俄罗斯反禁药协会的前主任突发心脏病身亡,这名前主任刚刚卸任两个月,在死前一天还在与格里戈里通话。

其实这就等同于,如果格里戈里当初没有离开俄罗斯,死亡名单里就一定会有他的名字。

格里戈里非常一针见血的说,政府想要你消失,是因为你的存在不仅毁掉了他们的未来,还毁掉了他们的过去。

首先,副部长穆科国安局出身,与普京私交甚好,手段毒辣利落,毫无道德可言。

格里戈里的上面隔了好几层,第一层是体育部副部长尤里纳格尤科,他实际上也参与了格里戈里所参与的一切,从流程上看,格里戈里上报尤里纳格尤科,随后就是副部长穆科,最后再由穆科上报普京。

而身在美国也并不安全,此时的格里戈里还是“同谋”身份,是个确凿的罪人,而俄罗斯当局会以调查为由,怂恿美国当局把他遣送回俄罗斯。

所以他不得不借助媒体来达成自救,他求助了,曝光了一份曾使用禁药的俄罗斯运动员名单,还提供了联邦安全局的档案以揭露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在安排药检上的舞弊细节。

“格里戈里·罗琴科夫掌管实验室,经手数以千计的奥运选手药检,他研发出三合一禁药鸡尾酒,并混合酒精提供给数十位俄罗斯运动员,帮助他们施行体育史上最精密成功的禁药计划。”

索契冬奥会之前,普京对格里戈里的要求就是”一定要拿出最好的成绩,向外人证明我们的实力“。

这句话并无破绽可言,但格里戈里能领会其中的真意,那就是不仅要更加凶猛地使用禁药,还要在比赛之前把俄罗斯代表队弄得干干净净。

格里戈里在这个过程中背弃了科学,并运用自己的经验和能力帮助运动员们规避所有的药检。

那格里戈里的经验和能力是什么呢,那就是为俄罗斯代表队检测结果呈现阳性的运动员更换尿液。

其中的一环,也就是由瑞士生产的专门用来收集尿液的小瓶子,几乎成为了最难的突破口,所以格里戈里和团队被任命想办法搞到全新的瓶子或瓶盖,或是能够完好无损地打开瓶盖。后来他们都做到了。

这种作弊的方式固然是罪恶的,它变相证明了,整个药检制度的无用和形同虚设。也就是最开始我们说的,烂到根子上了。

而对于一个国家,当民族荣誉和对奖牌的渴望被置放在一起,所有事情就都复杂了起来,这一作弊行为就像蝴蝶扇动的翅膀,成为此后许多国际大事件的关键肇因。

比如,俄罗斯运动员获得了更多的金牌,普京的支持率陡然上升,随后他拥有了对乌克兰开战的话语权……运动场上的竞赛浸入了政治、战争、死亡……还怎能说公平正义呢。

就在新闻曝光后,格里戈里失去了他的律师,曾在其身边保护的他的人也因为各种原因被威胁或是退缩。此时他的家人正在自己的国家被无缘由仇恨,只因为格里戈里的行为抹黑了他的国家。

最后,俄罗斯政府没收了他的全部私人财产,还开庭起诉其罪行,对其太太、子女、妹妹强行审问。

镜头切到一片灰霾之色,而正中间嵌着一枚小小的太阳,随后一群大雁飞过,伊卡洛斯的隐喻成了格里戈里的个人注脚。

格里戈里三十岁时读了乔治·奥威尔的《1984》,此后他称这本书为其人生地图。“无知即力量”,他说这是最强有力也是最简单的道理。

这本书让他成了伊卡洛斯的化身,在做错那么多事情之后,他还是选择了不断向太阳靠近,哪怕身上的蜡全部融化,哪怕重新跌落至深渊,也不会再回头。

这是一部节奏激昂的影片,某种程度上已经超越了“禁药”题材本身。很多问题的背后,其实都有着一个同宗同源的大命题,至少通过这部影片,一个道理已经再明显不过,那就是,“你不能在不遵守道德的前提下去要求道德为你站队”,同理,“你也不能在不遵守规则的前提下去要求规则为你站队”,有些事情其实并不复杂。

第70届柏林电影节即将落幕,柏林时间今晚20:00(北京时间3月1日03:00),一起见证最终金熊大奖!

柏林电影节结束后,也可以继续聊聊戛纳、威尼斯、奥斯卡、金像奖、北/上影节和那匹马。

TOP